影片完成時間
to
已完成

殺風景

導演 :
導演 :
年份 :
2022
色彩 :
彩色
片長 :
18 min
  • 實驗
  • 非敘事
  • 遊記

介紹

一個日本女子在西貢準備電影拍攝,卻因男演員的突然離去。她重新思索著在西貢的日子裏的那些共振共鳴和相互滲透,使她感知的圖景變得愈加清晰。不期而遇和如期而至,兩種迴然不同的概念在她心中擺盪。她感覺到並不是在回憶過去,而是回憶將來。西貢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,使成為一件無法度量尺度的雕塑。

導演的話

SAPPUKEI(日文,Satsu(殺)和Fukei(風景)的合體字),原字義是破壞了美麗的景色,使人們失去了歡愉的心情。 在西貢的旅途中,使我萌生拍攝念頭的雜貨店青年,因為他的離去,我重新審視自己的感知過程,我開始質問自己,該怎麼描述一個人的離去呢?於是我帶著攝影機重新回到那些原本預計的拍攝地點,卻又看見另一番風景。如果他沒有離去,這些風景是否永遠不會出現在我的生命中?或者以不同的姿態出現。相遇的困難在於它本身的複雜多變,其中的意義時常讓人無法測度,總在多年以後回頭看,才驚覺當初的那個決定至關重要。 在圖像生產的過程中,我時常產生一種感覺,眼前的風景,早已經在那等著我去發現。許多突如其來、意想不到的相遇,跳脫出線性時間線的桎梏來看,那是一幅在無序中漸漸變為有序的圖景。當你長時間凝視著一個人或是一個風景時,從而忘卻了線性時間的幻覺,進入全然的意識中,感知每一個姿勢、每一個事件都會在身上留下痕跡,以一種難以察覺的方式。SAPPUKEI 的破壞是對固有意識地反抗,為了清理出開闊的意識道路亦即是全然的感知,而風景製造了空間,讓事件在此發生,所有過程都會留下痕跡,且不段疊加重複及變化,以形成一件獨一無二的雕塑,亦即是相遇的循環過程。最後當我離開西貢時,深刻理解到,我不是朝向未來奔去,而是未來朝我撲面而來。

工作團隊

  • 導演
  • 導演
  • 製片
  • 製片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